北漂夫妻 -

来源: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7-31 08:42:11   浏览次数:965

    早上5:50,在一阵急促的闹钟声中,吕方勉强睁开朦胧的睡眼,昨晚由于女儿哭闹,12点才睡下的他只觉得头昏脑胀。

<p

  「乖,再睡会10分钟,我给你弄早点。」


  妻子李韵坐在床边,怜爱地在吕方额头上轻轻拍了一下。吕方在海淀区上班,每天要赶6:30的班车,然后再换两趟地铁,需要三个小时才能到单位,再加上晚上女儿经常哭闹,几乎每天都睡眠不足。身为妻子,李韵自然很心疼老公,每天都会把早饭做出来再叫吕方起床,好让他多睡哪怕一小会儿。


  吕方揉揉眼睛,只见妻子正侧对着他,白色半透明的睡衣下,露出雪白的肩膀和丰腴的大腿,一对原本就丰满的乳房,因为没有戴文胸的缘故显得愈发饱满,双峰高耸,隔着睡衣,可以清晰地看到暗红的乳晕和粉嫩的乳头。吕方的阳物一下子就勃起了,他轻轻扯住李韵的衣角,小声说道:「女儿呢?」「刚才我去咱妈那屋看了一眼,睡得正香呢」


  「咱爸咱妈呢?」


  李韵叹口气,说道:「咱妈去公交车站给你排队了,咱爸不放心,也去陪她了。」


  听了妻子的话,吕方心里也很不是滋味。岳父岳母都是任劳任怨、忠厚老实的人,二位老人心疼女婿每天都要早起等班车,更心疼女婿每天早出晚归睡眠不足,于是不顾吕方的劝阻,每天4点半起床,到公交车终点站给吕方排队,好让他能有个座位,在车上补个觉。


  「咱爸咱妈对我真好!」


  吕方感激地说道。


  「都是一家人,说这些做什么!」


  李韵扭过头温柔地笑笑,然后就要下床。


  「别走,陪我一会儿,我们一天也就这点单独相处的时间了!」吕方拉住李韵的手,说道。


  「听话,放手,我还得给你弄早点呢!」


  看着吕方充满渴求的双眼,李韵脸上泛起少女般的娇羞,嗔道。


  「我不想吃早饭,我想吃你!」


  看着妻子的媚态,吕方更是心摇神荡,索性坐起身,从后面搂住李韵的腰。


  「别闹了,大早上的……」


  丈夫熟悉的气息传来,李韵也有些心动,脸上一下子变得绯红。


  「韵儿,我们都半个月没做了……」


  吕方说着,把头埋在李韵的肩头,咬着她的耳垂说道。


  李韵身体轻轻一颤,脸红得更厉害了,她低下头,轻声说道:「那你快点吧,别耽误了上班。」


  得到允许的吕方大喜过望,立刻揽过妻子的头,一下吻住妻子的嘴唇。李韵嘤咛一声,闭上眼睛,张开小嘴,伸出香舌吮住丈夫的舌尖,两人立刻纠缠在一起,热烈地亲吻、抚摸起来。


  「快点做吧,别迟到了!」


  虽然贪婪这难得的温柔,但亲热一阵过后,李韵还是轻轻推开地推开吕方,然后红着脸脱下睡衣,褪下内裤,分开腿躺在床上。虽然已经生育,但李韵身材恢复得不错,皮肤光洁,胸脯丰满,屁股浑圆,隆起的三角区上整齐地覆盖着一大片黝黑发亮的阴毛。


  「韵儿,你真性感!」


  吕方由衷地叹道,俯身趴在妻子的身上,张开嘴,含住李韵已经挺起的乳头。


  「嗯——」


  熟悉的酥麻感瞬间传遍全身,李韵立刻轻声呻吟起来。


  吕方再也忍耐不住,迅速脱掉睡衣和内裤,扶着坚硬的阳物,对准李韵微分的肉缝,用力一挺,龟头缓缓撑开黏热润滑的花瓣,一下子陷入到温暖滑腻的肉穴之中。


  「啊——」


  李韵闷哼一声,顺手抓过枕头垫在腰下,大腿尽可能向两侧分开,挺着圆臀,承受着吕方一下比一下猛烈的抽插。


  「啪啪啪啪啪……」


  吕方满头大汗,半跪在妻子腿间,把李韵一双丰腴结实的大腿夹在腋下,拼命耸动身体,奋力肏弄着。李韵的肉穴里早已泛滥不堪,吕方的阳物快速地进出着,不时发出叽咕叽咕的声音「呜呜呜——」


  李韵被肏弄着浑身发抖,一双大腿死死盘在吕方的腰上,双手紧紧抓着床单,微张的小嘴里发出极力压抑着声。受到鼓励的吕方更加亢奋,动作越来越快,阳物在娇妻充分润滑、松紧适度的肉穴里高速地进出着,如同打桩机一般,每下都深深地捣进肉穴尽头,一时忘却了领导的白眼、房贷的压力、每天奔波的辛苦,全身心沉浸在这肉欲的疯狂之中。


  「老公,你快点射吧,都6点10分了!」


  忽然,妻子在耳边的轻吟,把吕方带回了现实,他不由感到一阵莫名的烦躁,俯下身体,把头埋在娇妻的双峰之间,一边大口大口地吸吮着雪白瓷实的乳肉,一边挺着极度勃起的阳物,狠狠冲撞着肉穴深处。


  「老公,你真厉害……我不行了……」


  李韵搂住吕方的脖子,提高声音,一边浪叫一边拼命夹紧双腿,尽量给丈夫以最大的刺激。


  「嗷——」


  终于,吕方突然停住动作,瘫软在妻子的娇躯上,一阵哆嗦过后,一股股浓白的精液,深深射入肉穴深处。一股股热流猛烈冲击着花心,李韵也失声浪叫,颤抖着达到了久违的高潮。


  「冰箱里有面包和牛奶,你一会儿边走边吃吧!」李韵顾不得享受高潮的余韵,顾不得穿衣服,也顾不得擦拭下体溢出的混着精液、淫水的黏液,光着身子下床,来到狭小的客厅里,打开冰箱,拿出一个面包和一袋牛奶,回屋递给正在手忙脚乱穿衣服的吕方。


  「老婆你真好!」


  吕方在妻子红潮未退的脸上亲了一口,穿好衣服,拿上包,接过早点,边吃边急急地出门。


  「今天太仓促了,没让你尽性,这周末我一定好好喂饱你!」临走时,吕方在李韵的耳边小声说道。


  「讨厌!都6:20了,还不快走,我爸妈还在那替你排队呢!」李韵拍了一下吕方的肩膀,满脸羞红地嗔道。


  吕方狼吞虎咽地吃着早点,三步并作两步赶到公交车站,只见路边排队的人流已然蜿蜒了几百米,其中许多都是白发苍苍的老人——不用问,这些都是给儿子或女婿排队的——吕方顾不得感慨,快步向站点走去,总算赶在首班车发车之前找到了岳父岳母。


  「辛苦二老了!」


  看着眼睛里满是血丝的岳父岳母,吕方心里泛起一阵感动。


  「我们不辛苦,你一天来回200里地,你才辛苦呢,在车上别忘了睡会儿!」岳母叹口气,说道——从燕郊到单位,吕方单程就要50公里。


  正在寒暄间,班车摇摇晃晃地开来,吕方来不及再说什么,只是向岳父岳母挥挥手,然后转身在司机的催促声、后面人的推搡中上了车。


  车厢里很是拥挤,不少人都没有座位,只能站到国贸终点站。相比之下,坐在靠窗座位的吕方无疑是幸运的,在汽车的颠簸中,浑身疲乏的他渐渐进入了梦乡。


  「嗡嗡嗡——」


  忽然,裤兜里电话的震动声把吕方吵醒,他拿出手机,打开短信,只见上面赫然显示着:「北京移动欢迎你!」


  吕方不由一阵苦笑。


  「当初是奔着北京才留下来的打拼的,如今却成了河北人。」吕方自嘲地想道,有时候,他都不知道自己当初留在北京的决定是否正确。


  想当初以全县最高分考入北京一所名校的吕方,在村里、乡里、乃至是县里,都是风云人物。然而研究生毕业已经6年的他,却越来越怀疑自己当初刻苦攻读的意义来。在北京打拼多年的他,除了一套远在燕郊每月要还房贷的房子、一双在农村没有老保的父母、两个因为要供他念书早早辍学嫁人的姐姐,一个没有稳定工作的妻子、一个嗷嗷待哺的女儿之外,似乎什么也没得到。正在自怨自艾的当儿,忽然手机又震动起来,只见是妻子的微信:「老公,路上小心,注意安全!」看着微信头像上带着温柔笑容的妻子,吕方感到一阵温暖。


  「幸亏有韵儿,要不然我人生得多失败!」


  吕方安慰着自己。李韵是他的同校不同专业的学妹,这些年,无论是在校园还是进入社会之后,身材匀称、五官清秀、文静温柔的李韵都不乏追求者,可是她却一直无怨无悔地跟在吕方这个西北农村出来的穷小子身边,刚毕业时心甘情愿地和他一起租住地下室,如今又和他一起还房贷,给他生孩子。想到这里,吕方又郁闷起来。比起工作稳定的吕方来,李韵在北京混得更加不如意,一直没有找到专业对口的工作,只能在私企做文员,一年前由于怀孕,不得不辞职。一个月前,女儿刚刚断奶,李韵就又急着找工作,然而由于这些年学非所用,专业早已荒废,所以学建筑设计的她,不得不去房产公司买房子。


  今天又堵车,到了位于国贸的终点站时,已经比往常晚了半个小时。吕方赶忙下车,急急地冲到地铁站,像平时一样,站台上已经是人山人海,吕方只得耐心地排在人流之中,一趟、两趟、直到第三趟地铁,他才勉强挤到门边,可是,却无论如何也挤不上去。


  「这位师傅,你努努力,还能上去车!」


  一个单薄的女工作人员使劲推着吕方的后背,吕方也奋力向里面蠕动着身体。


  「嘭——」


  突然,后面一个大汉狠狠地朝吕方屁股上踢了一脚,吕方“ 啊” 的惊叫一声,一头撞进车厢,随即那个大汉也跳上车,紧接着,车厢门就关上了。


  「对不起了兄弟,我也是着急上班!」


  那个大汉虽然一脸络腮胡子,说话却颇为斯文,满脸堆笑地向吕方道着歉。


  「我还得感谢你呢,要不然这趟车又赶不上了!」吕方满脸感激地答道。


  车厢里人挤人人挨人,每个人都像照片一样紧贴在一起,根本不用扶。吕方前面是一个身材惹火、一身套装、妆容精致的女白领,吕方几乎紧贴在女白领身上,修长的脖子上传来一阵阵沁人的香水味,透过轻薄的衣料,吕方能清晰地看到女白领后背白皙的肌肤和白色的文胸,他的阳物可耻地硬了起来,正好顶在女白领浑圆的翘臀上。女白领似乎并没有发觉,只是认真地盯着手机屏幕,吕方却臊得满脸通红,可是偏偏阳物却不听他大脑的控制,越来越坚硬。忽然列车一个急停,吕方一下子就靠在女白领的身上,阳物正好陷入女白领深深的臀沟之中,女白领不由惊呼一声。


  「对对……对不起……」


  吕方更加局促,期期艾艾地说道,女白领回头一看,只见是一个仪表堂堂、浓眉大眼、衣着得体、满脸诚恳的年轻男子,立刻释然了,满不在乎地一笑,用一口京片子小声说道:「坐地铁上班的没一个是淑女,被你这样的帅哥挤总比被猥琐男占便宜强……」


  吕方反而更加窘迫了,一时愣在当场。好在很快女白领就下车了,临下车时还意味深长地瞪了他一眼。不过此时的吕方根本没有回味艳遇的心情,好容易熬到了站,他又跟着人流下了一层楼梯,搭上换乘的地铁。


  等吕方满头大汗的进到单位,已经9点半了:「又迟到了!」吕方沮丧地想着,迎面正好碰到所长。


  「小吕,你进来一趟!」


  所长冷冷地招呼道,吕方忐忑地跟在所长身后,进到了办公室。


  「所长,今天堵车,所以迟到了,对不起!」


  一进办公室,吕方就赶紧道歉。


  「都知道你家住燕郊,确实有困难,再说,我们这又不是私企,迟到也不会扣你钱的,下次注意就是了!」


  所长喝了口茶,继续说道:「我找你来不是为了迟到这种鸡毛蒜皮的事情。


  小吕呀,你和罗总他们公司技术合作的事情谈得怎么样?」吕方一听,刚刚舒缓的心情又紧张起来。研究所刚刚转制,自负盈亏,每个科研人员都要出去找项目。吕方好容易联系上了一家规模不错的公司,可是那个公司女老板罗总却始终不置可否。


  「现在还没结果呢,我再努努力吧!」


  吕方低着头说道。


  「小吕呀,你是知道的,我们所经费紧张,这个项目虽然不大,但可是你负责.


  所长慢条斯理地说道,吕方心里却更加没底。他知道,所里改制之后,许多同事没有项目,只能每月拿4、5千元的死工资,这在北京,无异于杯水车薪。


  而这次项目能成的话,他会有一笔不菲的提成,对他今后在所里的发展也会大有帮助,要是一旦不成,本来就没什么背景又不会讨好领导的他,恐怕也只能像那些同事一样做冷板凳了。


  「所长您再给我几天时间,我一定把这个项目拿下来」说完这话,吕方自己都觉得心虚,赶紧逃也似的离开了所长办公室……【燕郊某楼盘销售中心】


  在吕方被所长“ 威胁” 的同时,李韵也正在忍受经理的奚落。


  「你说说你,还是名校毕业生呢,居然一个月一套房子也没卖出去!」销售经理当着众人的面,正声色俱厉地训斥着李韵。燕郊的楼市已经趋于饱和,李韵所在的公司代理的又是高端楼盘,销售业绩更是惨淡,于是倒霉的李韵就成了经理的出气筒。


  「我限你明天上班时,必须签单,否则的话,你直接拿1500的底薪走人!」「经理,我……」


  李韵刚想解释什么,却被经理粗暴地打断:「别说了!还不给我滚!真是高分低能,绣花枕头,中看不中用,真给你们大学生丢人现眼!」在经理的怒骂和同事的嘲讽的眼神之中,李韵默默地走出了经理办公室。此时的她,已然是欲哭无泪,自己堂堂一个名校毕业生,居然被只有职高学历的经理当众羞辱,她简直要找个地缝钻进去。刚才,她本想狠狠地把手里的资料摔在经理脸上,然后潇洒地说:底薪我也不要了,我不伺候你了!可是,一想到每天奔波100公里上班的老公,一想到早上4点半就起床替女婿排队的父母,一想到家里嗷嗷待哺的女儿,也只能强自忍住。


  「就算明天被解雇了,那1500元也够女儿一个月的奶粉钱了!」李韵边从经理办公室往出走边想道。


  一晃到了下午,销售中心仍然门可罗雀,少数几个看房的客户也都被老员工抢去了,李韵只能呆坐在自己的位置上,茫然地整理着客户资料,忽然,她眼前一亮。


  「陈老板?」


  盯着电脑屏幕上的客户资料,李韵陷入了沉思。这个陈老板一个星期前来看过房子,恰巧是李韵接待的,虽然没有立刻决定要买房子,但还是给李韵留了名片。虽然李韵觉得陈老板那天看她的眼神有些色迷迷的,但事到如今,也顾不了这许多了。于是,李韵找出名片,拨通了上面的电话……【燕郊某茶楼】


  李韵坐在又黑又壮的中年男人面前,惴惴不安。


  刚才,陈老板很爽快地答应和她见面,不过并不是在公司,而是在一个高档茶楼里。一心卖房的李韵顾不得多想,立刻去赴约。可是进了茶楼她才知道,陈老板在一个包间里等她。


  不大的包间里灯光昏暗暧昧,李韵坐在挂着冷笑的陈老板面前,觉得浑身不自在。


  「陈老板,这是您上次看的户型的资料,我还带了其他几种户型的资料,您再看看,如果有感兴趣的,我带您去看房子?」李韵小心翼翼地说道。


  陈老板脸上依然挂着冷笑,死死盯着李韵的俏脸,半天才说话:「听说李小姐是名校毕业的高材生?」


  李韵尴尬地笑笑,算是默认。现在在她看来,名校毕业简直成了耻辱的标签。


  「李小姐,实话和你说吧,我虽然在燕郊周边有几个工厂,但并不需要在这里买房子,我在北京已经有好几套房子了!」


  陈老板仍然面无表情。


  李韵心里一沉,异常失望。

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
共2条数据,当前1/2页